唐太宗唐玄宗武则天的小故事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史书记载,李世民年轻时力大无比,随身兵器中,最有名的是一张两米长的巨阙天弓。

  李世民有次与敌对战前,仅率领一名骑兵一起充当侦查工作。途经一处草原高地,因为太累与士兵一起睡着,被敌人发现,本来意欲围杀李世民。此时突然有一条蛇追老鼠,奔到骑兵脸上,惊醒骑兵,才发现身边都是敌人,于是李世民与骑兵上马逃亡,李世民本人左右开弓,百发百中,终于逃出追击。

  虎牢关之战时,李世民对尉迟恭说:“我拿着弓箭,你手持马槊相随,即使有百万大军又奈我如何!”足见他对自己箭术的自信。

  李世民继位前曾任天策上将,设天策府。李世民继位后在苑囿内狩猎,有一群野猪奔了出来。李世民四箭射杀了四只,但还是有一头雄壮的公野猪冲到近前。吏部尚书唐俭慌忙下马,与之搏斗。李世民拔剑砍死野猪,笑着对唐俭说,“天策长史,不见上将击贼耶?何惧之甚!”

  原来唐俭曾任天策府长史。唐俭当即回答道:“汉祖以马上得之,不以马上理之。陛下以神武定四方,岂复逞雄心于一兽!”李世民觉得唐俭说得有理,于是停止了狩猎。

  李隆基英俊多艺,仪表堂堂,从小就很有大志,在宫里自诩为”阿瞒“,虽然不被掌权的武氏族人看重,但他一言一行依然很有主见。

  在他七岁那年,一次在朝堂举行祭祀仪式,当时的金吾大将军(掌管京城守卫的将军)武懿宗大声训斥侍从护卫,李隆基马上怒目而视,喝道:“这里是我李家的朝堂,干你何事?!竟敢如此训斥我家骑士护卫! ”随之扬长而去,武则天知道后,非常惊讶,不仅没有责怪,反而更加宠爱他。

  武则天为改革文化,创造了则天文字。部分则天文字还传到日本,成为某些日本人的人名用字。而韩国庆州也发现过则天新字的印经 。

  武则天称帝前一年,改名为“曌”(zhào)。曌是“照”在则天文字中的写法,取“日月当空”之意。又作“瞾”,取“双目当空”之意。武则天认为自己好像日、月一样崇高,凌挂于天空之上。

  褚遂良是唐朝著名书法家,他的书法博采众长,变化多姿,自成一家。因为精通书法,被魏徵推荐给唐太宗,并受到太宗的赏识。

  唐太宗任命褚遂良担任起居郎一职,专门记载皇帝的言行起居。有一次,唐太宗问褚遂良:“你每天记载我的言行起居,我可以看看吗?”

  褚遂良回答说:“如今设立起居郎的职务,如同古代的史官,善行恶行都要记录在案,以督促皇帝不犯错。我从未听说皇帝本人要看这些内容的。”唐太宗又问道:“如果我有不好的言论、行为,你也要记下来吗?”褚遂良回答说:这是我的职责所在,您的一言一行,我都要记下来。”

  不久之后,唐太宗对长孙无忌说:“我今天要当面评论你们的功过得失,引以为鉴,使你们警惕。说者没有过错,听者自己改过。”

  说完他就看着长孙无忌说:“你善于避嫌、随机应变,但是领兵打仗不是你的长项。高士廉博览群书,悟性很高,临危受难不变节,做官也不拉帮结派,但是缺少直谏的勇气。”

  唐太宗将朝中大臣评论一番,最后说到了褚遂良。唐太宗说褚遂良在学问方面大有长进,性格很刚直,对朝廷忠心,对我很有感情,平时一副飞鸟依人的模样,我很是怜爱他啊!”

  明堂既是布政之宫,也是敬神之所,为武则天“至尊所居”,是皇权的象征,大享明堂,是武则天当政时的重要政治活动。武周革命前,武则天五次大享明堂。

  明堂高二百九十四尺,阔三百尺。共三层,上为圆盖,周围有九条龙捧托。顶部有铁凤,高一丈,饰以黄金,号“万象神宫”。明堂落成后,武则天宴赐君臣,大赦天下,并允许百姓入紫微城参观万象神宫。允许百姓参观皇宫正殿,这在世界历史上都极为罕见。

  从明堂建成,历经武则天称帝,从永昌元年(689年)到长安四年(704年),几乎每年元日、冬至都在明堂大朝大祀,明堂圣殿成为了正殿,成为了她的统治中心。

  展开全部唐玄宗在他44年,在他统治的前期,政治比较安定,经济繁荣发展,唐朝进入了全盛时期。这与他励精图治,善用人才是分不开的。他选拔人才时,一律不论亲疏,不计贵贱,特别重视德、能。当初就是因为唐玄宗力排众议,重用武则天时代的重臣姚崇。姚崇富有改革精神,熟悉吏治。当了宰相以后,大胆地向各种腐败现象进攻,改革了一些弊政,使朝政很快出现了新局面。这可以说是为以后的“开元盛世”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当时的唐明皇李隆基即位时才二十多岁,血气方刚,虽然年轻但非常有主见。他一心想恢复先帝唐太宗的事业。他重整了朝政,除旧布新。经过几年的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把中宗时期的混乱局面彻底扭转过来了。唐王朝渐渐恢复了元气,并且蒸蒸日上,呈现出一派繁荣昌盛的景象。这就是历史上鼎鼎有名的“开元盛世”。 “开元盛世”是唐王朝的全盛时期,也是中国封建社会中前所未有的太平景象。以至如今外国人仍称华人为“唐人”,可见这影响的深远。当时四方来朝,不可一世。同时,唐玄宗还十分开明,他让不少外国人来中国经商、定居,学习外国优秀之处。当时的唐朝在世界上享有很高声望。对此,唐玄宗可谓一代明君。

  可惜的是,唐玄宗晚年一改年轻时的作风,过起了荒淫奢侈的生活,不理朝政,终日与杨贵妃饮酒作乐,并且醉心于此。渐渐疏远了劝谏他的忠臣,于是奸臣李林甫、杨国忠等趁虚而入,朝政越来越腐败。可唐玄宗依旧一昧地宠幸杨贵妃,甚至为了计好杨贵妃,不断为杨氏家族加官进爵,挥霍无度,从而进一步加速了唐朝的衰落和灭亡。同时,拥兵自重的节度使安禄山又趁机反叛,气焰十分嚣张,叛军直指长安。盛极一时的唐王朝受到了严重的打击。这场特续八年的战争,历史上叫做“安史之乱”。“安史之乱”使当时生产大受摧残,田地荒芜,百姓流离失所。连当时最繁荣的洛阳、长安也不能幸免。叛军南下攻占了洛阳,长安。一时之间,两座世界著名的大都市顿时成为废墟。“安史之乱”是唐朝由盛转衰的转折点,同时也为以后的藩镇割据,宦官专权埋下了伏笔。它们加深了政治黑暗,削弱了统治力量,加速了唐朝的衰落。

  纵观唐玄宗一生,功还是大于过的。毕竟他开创的“开元盛世”流芳百世,是中华五千年文明史中最辉煌的一面。然而“安史之乱”的出现却击碎了这无以伦比的盛世。而这两个极端相反的局面,竟是同一个人造成的——唐玄宗李隆基。他把唐朝推向了最顶峰,却也把那最令人骄傲的一面推向滑坡。大唐王朝从此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一步一步地走向了灭亡。为此,世人对唐玄宗的一生而各持己见,争论纷纷。这,就是大治大乱的唐玄宗李隆基。

  武则天功大于过。理由是:在武则天统治长达半个世纪的年代,形成强有力的中央集权,社会安定,经济发展,上承“贞观之治”,下启“开元盛世”,革除时弊,发展生产,完善科举,破除门阀观念,不拘一格任用贤才,顺应历史潮流,大刀阔斧改革的历史功绩相比,难以同日而语。历史功绩,昭昭于世。

  展开全部唐太宗:有一年,唐太宗派人征兵。有个大臣建议,不满十八岁的男子,只要身材高大,也可以征。唐太宗同意了。但是诏书却被魏征扣住不发。唐太宗催了几次,魏征还是扣住不发。唐太宗大发雷霆。魏征不慌不忙地说:“我听说,把湖水弄干捉鱼,虽能得到鱼,但是到明年湖中就无鱼可捞了;把树林烧光捉野兽,也会捉到野兽,但是到明年就无兽可捉了。如果把那些身强力壮、不到十八岁的男子都征来当兵,以后还从哪里征兵呢?国家的租税杂役,又由谁来负担呢?”良久,唐太宗说道:“我的过错很大啊!”;于是,又重新下了一道招书,免征不到十八岁的男子。

  唐玄宗:天宝十四载(公元755年),范阳、平卢、河东三镇节度使安禄山以反杨国忠为名起兵叛乱,兵锋直指长安。次年,唐玄宗带着杨贵妃与杨国忠逃往蜀中,途经马嵬驿(今陕西兴平市西)时,随驾禁军将校一致要求处死杨贵妃和杨国忠。唐玄宗言国忠当诛,然贵妃无罪,本欲赦免杨玉环,无奈禁军皆认为贵妃乃祸国红颜,安史之乱乃因贵妃而起,不诛难慰军心、难振士气。接受高力士的劝言后,唐玄宗为求自保,不得已赐死杨贵妃。这就是白居易的《长恨歌》中的“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之典故,最终杨贵妃被赐白绫一条,自缢在佛堂的梨树下,时年38岁,而杨国忠则死于乱兵刀刃之下。玄宗在安史之乱平定后回宫,曾派人去寻找杨贵妃的尸体,但未寻得。

  武则天做女皇本身就是对封建礼制的破坏,在纳男宠方面他也让后来的卫道士们耿耿于怀。比较有名的是薛怀义。

  薛怀义,原名冯小宝,是现在的陕西雩县人,自幼闯荡江湖,身体健壮、长相英俊。他被武则天的女儿太平公主发现后,献给了守寡多年的母亲。三十出头的薛怀义深得武则天的宠爱。为了让他便于经常来往,太平公主又献计,把他变成和尚,主持白马寺。还赐姓薛,改名怀义。

  薛怀义对于武则天做女皇起了很大的作用,主要是和其他的僧人合写了《大云经》,书中说武则天是弥勒佛转世,应该代替唐朝成为新天子,在佛教理论方面提供了依据。

  除了薛怀义,武则天的男宠还有她的御医,薛怀义被冷淡后,一怒之下就放火烧了自己亲自督建的万象神宫,即明堂。武则天没有听从大臣们的意见严惩他,但他此后越发骄横,最终被武则天派人杀死。

  唐贞观二年(公元628年),太宗对左右大臣说,我曾讲过,贪官们无不爱财,其实他们并不懂得应当怎样爱财。就拿五品以上京官和地方官来说吧,俸禄都很优厚,一年所得,数目很大。若受人贿赂,不过数万,一旦败露,官职、俸禄全被剥夺。这岂是懂得爱财?上算吗?唐太宗善于设身处地为官员们着想,从他们的切身利益出发,教育他们切莫去做那些将会导致身败名裂、人财两空的贪赃枉法的事情。唐太宗不反对官员“爱财”,但反对他们爱财过度成为贪财,反对“受人财贿”,做违法乱纪的事情。他告诉身边的大臣,官员爱财要取之有道,要通过合法途径取得。靠合法收入———俸禄就可以生活得很好;如果有非分之想,如果贪得无厌,就可能落得“一朝彰露,禄秩削夺”的下场。从官员的私利来说,也是很不划算的事情。他要官员们学会算这笔账。

  为了加深左右大臣的印象,唐太宗又说,春秋时代鲁国有个宰相名叫公仪休,爱吃鱼,成为一种嗜好,但从不接受别人馈赠的鱼。这样,他就能长久吃到鱼。因为他不接受别人的贿赂,不用担心有一天蹲大牢而吃不上鱼。无论君主,还是官员,都不能贪。如果君主贪婪,必定导致亡国;如果官员贪婪,必定遭致身败。《诗经》写道:“大风有隧,贪人败类。”(见《诗经大雅桑柔》,意为大风刮得很猛,贪人败坏族类。)此话诚然不错。唐太宗告诫官员,站得正,才能立得稳。如果有贪欲,倒霉的就不仅是贪者个人:主(国君)贪丧国,臣贪亡身。“贪者败类”,贪者一人,会贻害很多人。从大处讲,会殃及一国;从小处而言,会殃及家庭、家族。

  第一个故事载于《水经注沔水》,说的是战国时代秦惠王想攻打蜀国,苦于不知道到蜀国的路怎么走。于是想出一条计策,命人刻五头石牛,在石牛的屁股后面挂着黄金。蜀国的人见了,以为牛拉屎能拉出黄金。蜀国国王贪图黄金,乃派出五位大力士,将石牛拉到蜀国。这一来,就开辟了一条由秦国到蜀国的通道,这正是秦惠王所希望的。秦国的军队随后而至,攻打蜀国,蜀国很快被灭亡了。

  第二个故事载于班固《汉书酷吏传田延年传》。说的是汉代担任大司农职务的田延年,征用民间牛车3万辆,用来租赁生利。每辆车租金原先为1000钱,田延年用欺诈手法增加至2000钱,共得6000万,并将其中的一半即3000万私自吞没。他在做这件事情时,其冤家对头眼睛正盯着他,秘密地搜集其违法乱纪的材料。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冤家对头的掌握之中。于是田延年贪污3000万钱的事很快被揭发出来。大将军霍光说:“先把他关到牢里,然后交由大臣们公议处置他的办法。”田延年自知罪孽深重,又害怕受到惩处,说道:“我何面目入牢狱!”遂自刎而死。

  讲完了这两个故事,唐太宗感慨颇深,叹道:像蜀国国王和田延年这样的人,在历史上真是数不胜数啊!现今我要以蜀王为借镜,你们也应当以田延年为前车之鉴,不学他们的样子。以上两则故事,并非虚构,而是见于史书记载的真人真事。唐太宗用历史上的这两件事,有力地印证了主贪丧国、臣贪亡身的道理。大臣们听了,定当惊出一身冷汗,定当深长思之,信服唐太宗所说的道理。

  教育与法制相结合唐太宗在给大臣们上“反腐课”的时候,既以教育者自居,又将自己置于受教育者的地位。他说,不仅官员们不能有贪欲,作为一国之君,他自己也不能有贪欲;不但官员们要吸取田延年因贪而败亡的教训,他自己也要吸取蜀王因贪而亡国的教训。他不是以居高临下的姿态,而是以平等的态度来告诫大臣们的。中国古代封建社会的一位皇帝能这样做,是难能可贵的,是罕见的。

  贞观二年唐太宗那堂“反腐课”,是讲历史教训。贞观四年,他给王公大臣上了一课,是从心理学的角度谈反贪。唐太宗说,人要知道畏惧,知道什么能干,什么不能干。我终日孜孜以求,不但怜惜百姓,为他们忧虑,而且也希望你们长保富贵。天不是不高,地不是不厚,我所以始终兢兢业业,就是因为畏惧天地(害怕做错了事遭到天地神灵的惩罚)。你们如能像我畏惧天地那样,小心谨慎,奉公守法,则不但百姓安宁,而且自身常得欢乐。古人说:“贤者多财损其志,愚者多财生其过。”钱财过多未必是好事(唐太宗在贞观初年说到,珍宝乃“身外之物”),此言可为深诫。如果徇私贪浊,不但败坏法纪,而且损害百姓。纵然事情没有败露,内心岂不经常忐忑不安?人老是处于恐惧状态,惶惶不可终日,时间长了,是会得病的。因贪赃而恐惧,因恐惧而致死,这样的事不是没有。大丈夫岂能因一时贪图财物,而害及身家性命,并且使子孙后代在人前抬不起头来?你们应当好好思量我这些话。

  唐太宗给贪官们把脉把得很准,他知道贪官们心里在想什么。古今贪官的心理是相通的。我们不是听说,当代一些已经败露的贪官,他们在被“双轨”和逮捕之前,犹如惊弓之鸟,耳闻警车之声,即心惊肉跳,见到检察院的人,吓得面无人色吗?贪官们只要伸出了贪婪之手,他们就再也不会坦然地面对世人,再也不会有一日之安宁,就要惴惴不安地度日。古今贪官都是如此。唐太宗以上一番话,是会引起在场的王公大臣们的震撼的———无论他们是廉是贪。对官员,反贪教育是必不可少的,也是极为重要的。没有反贪教育断断不行,仅有反贪教育也断断不行。

  唐太宗对有功之臣李世绩更是关怀备至。李世绩回朝任兵部上书时,积劳成疾,重病缠身。太宗亲自探望,敦促太医认真治疗,甚至过问李世绩所服药物。太医向李世民禀报说:“此病乃多年风寒淤积所致,我有一验方,其它药物都有,只缺‘须灰’一味”。太宗迫不及待的问:“须灰是何药,能找到吗?”太医解释说:“须灰就是胡须所烧成之灰”。太宗一听,马上说道:“这药我有”。立即命人取来剪刀,亲自将自己胡须剪下,烧成灰后,又亲自将须灰调入药中,让世绩服下。李世绩服药后,病情迅速好转,很快便痊愈了。世绩被太宗剪须一事感动得“顿首见血,泣以恳谢”。唐太宗亲手将李世绩扶起,温和的说:“朕赖卿以安社稷,卿安则社稷安矣,朕煎须以治卿病,乃是为社稷计,不为卿一人之私也,何谢之有?”孟子曰:“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诚然是也。

  还有一次,唐太宗邀请李世绩入宫赴宴,世绩开怀畅饮,喝得大醉,在酒席上酣睡不醒。太宗担心他受凉,脱下自己的长袍,轻轻盖在李世绩身上。在场之人,无不为太宗爱护功臣的仁慈之心而感动万分。

  天是个颇有争议的人物。近读《隋唐演义》,摘取有关她的趣事二则,录于此,和大家共享。

  翼国公秦叔宝为庆贺喜添双胞胎重孙,宴请朝中各官,傅游艺与杜肃也随众往贺。当时正值太后(武则天)发布“禁屠令”期间,席间,叔宝父子特请大家包涵、见谅。众官惧唯唯,只有傅游艺、杜肃口虽答应,心里不然,乘着众人兴浓酒酣之时,偷偷将一枚肉包子藏于袖内。次日早朝后,傅游艺、杜肃随太后至便殿,告发秦叔宝违反皇帝禁令,私设家宴,且珍羞毕备,并把昨日所藏的肉包子献上为证。太后闻奏,微微而笑,即传旨召秦叔宝之子秦怀玉,当面质问此事,并把肉包子示于他看。秦怀玉大惊,叩头认罪。武则天说,朝廷禁止屠宰,是为了防止无端滥杀,至于吉凶庆吊所需,根本不在禁内。何况你家喜得二曾孙,设宴庆贺,理所当然。但你们请客,也要分分人。指着傅游艺、杜肃道二人,“如此等辈,不必再请也。”。说完挥手让二人出去。

  武则天有个男宠张昌宗,见别国进贡一裘,名集翠裘,轻暖鲜丽,十分奇珍,便恃宠向武则天求赐,武则天果真赐与了他。昌宗便在御前穿着起来,得意洋洋。恰好宰相狄仁杰入宫奏事。由于狄素恶张昌宗,武则天便想借机让二人和好,命二人下棋。武则天让张昌宗执白棋。狄仁杰说,臣清白一心,下棋也要执白。武则天同意,但要求二人必须各赌一物。狄仁杰要求以自己身上的紫袍赌张昌宗身上的集翠裘。武则天笑道,集翠裘价逾千金,你的紫袍能值几个钱!狄仁杰说,紫袍是我觐见陛下时穿的衣服,张昌宗的集翠裘不过是嬖佞宠幸之服。以袍赌裘,我还觉得有点吃亏了!武则天闻言,笑而不答,而张昌宗却心赧气沮,连下连败。狄仁杰就对着武则天脱了张昌宗的衣服,自己穿上,谢恩而出。出了朝门,便脱下来,让家奴穿上。武则天知道了,也不去追究。

  天是个颇有争议的人物。近读《隋唐演义》,摘取有关她的趣事二则,录于此,和大家共享。

  翼国公秦叔宝为庆贺喜添双胞胎重孙,宴请朝中各官,傅游艺与杜肃也随众往贺。当时正值太后(武则天)发布“禁屠令”期间,席间,叔宝父子特请大家包涵、见谅。众官惧唯唯,只有傅游艺、杜肃口虽答应,心里不然,乘着众人兴浓酒酣之时,偷偷将一枚肉包子藏于袖内。次日早朝后,傅游艺、杜肃随太后至便殿,告发秦叔宝违反皇帝禁令,私设家宴,且珍羞毕备,并把昨日所藏的肉包子献上为证。太后闻奏,微微而笑,即传旨召秦叔宝之子秦怀玉,当面质问此事,并把肉包子示于他看。秦怀玉大惊,叩头认罪。武则天说,朝廷禁止屠宰,是为了防止无端滥杀,至于吉凶庆吊所需,根本不在禁内。何况你家喜得二曾孙,设宴庆贺,理所当然。但你们请客,也要分分人。指着傅游艺、杜肃道二人,“如此等辈,不必再请也。”。说完挥手让二人出去。

  武则天有个男宠张昌宗,见别国进贡一裘,名集翠裘,轻暖鲜丽,十分奇珍,便恃宠向武则天求赐,武则天果真赐与了他。昌宗便在御前穿着起来,得意洋洋。恰好宰相狄仁杰入宫奏事。由于狄素恶张昌宗,武则天便想借机让二人和好,命二人下棋。武则天让张昌宗执白棋。狄仁杰说,臣清白一心,下棋也要执白。武则天同意,但要求二人必须各赌一物。狄仁杰要求以自己身上的紫袍赌张昌宗身上的集翠裘。武则天笑道,集翠裘价逾千金,你的紫袍能值几个钱!狄仁杰说,紫袍是我觐见陛下时穿的衣服,张昌宗的集翠裘不过是嬖佞宠幸之服。以袍赌裘,我还觉得有点吃亏了!武则天闻言,笑而不答,而张昌宗却心赧气沮,连下连败。狄仁杰就对着武则天脱了张昌宗的衣服,自己穿上,谢恩而出。出了朝门,便脱下来,让家奴穿上。武则天知道了,也不去追究。

  则天是个颇有争议的人物。近读《隋唐演义》,摘取有关她的趣事二则,录于此,和大家共享。

  翼国公秦叔宝为庆贺喜添双胞胎重孙,宴请朝中各官,傅游艺与杜肃也随众往贺。当时正值太后(武则天)发布“禁屠令”期间,席间,叔宝父子特请大家包涵、见谅。众官惧唯唯,只有傅游艺、杜肃口虽答应,心里不然,乘着众人兴浓酒酣之时,偷偷将一枚肉包子藏于袖内。次日早朝后,傅游艺、杜肃随太后至便殿,告发秦叔宝违反皇帝禁令,私设家宴,且珍羞毕备,并把昨日所藏的肉包子献上为证。太后闻奏,微微而笑,即传旨召秦叔宝之子秦怀玉,当面质问此事,并把肉包子示于他看。秦怀玉大惊,叩头认罪。武则天说,朝廷禁止屠宰,是为了防止无端滥杀,至于吉凶庆吊所需,根本不在禁内。何况你家喜得二曾孙,设宴庆贺,理所当然。但你们请客,也要分分人。指着傅游艺、杜肃道二人,“如此等辈,不必再请也。”。说完挥手让二人出去。

  武则天有个男宠张昌宗,见别国进贡一裘,名集翠裘,轻暖鲜丽,十分奇珍,便恃宠向武则天求赐,武则天果真赐与了他。昌宗便在御前穿着起来,得意洋洋。恰好宰相狄仁杰入宫奏事。由于狄素恶张昌宗,武则天便想借机让二人和好,命二人下棋。武则天让张昌宗执白棋。狄仁杰说,臣清白一心,下棋也要执白。武则天同意,但要求二人必须各赌一物。狄仁杰要求以自己身上的紫袍赌张昌宗身上的集翠裘。武则天笑道,集翠裘价逾千金,你的紫袍能值几个钱!狄仁杰说,紫袍是我觐见陛下时穿的衣服,张昌宗的集翠裘不过是嬖佞宠幸之服。以袍赌裘,我还觉得有点吃亏了!武则天闻言,笑而不答,而张昌宗却心赧气沮,连下连败。狄仁杰就对着武则天脱了张昌宗的衣服,自己穿上,谢恩而出。出了朝门,便脱下来,让家奴穿上。武则天知道了,也不去追究。

  有一年,唐太宗派人征兵。有个大臣建议,不满十八岁的男子,只要身材高大,也可以征。唐太宗同意了。但是诏书却被魏征扣住不发。唐太宗催了几次,魏征还是扣住不发。唐太宗大发雷霆。魏征不慌不忙地说:“我听说,把湖水弄干捉鱼,虽能得到鱼,但是到明年湖中就无鱼可捞了;把树林烧光捉野兽,也会捉到野兽,但是到明年就无兽可捉了。如果把那些身强力壮、不到十八岁的男子都征来当兵,以后还从哪里征兵呢?国家的租税杂役,又由谁来负担呢?”良久,唐太宗说道:“我的过错很大啊!”;于是,又重新下了一道招书,免征不到十八岁的男子。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028-66656027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