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的会议总结。

  谁能总结一下,中国足球自94年职业联赛以来,开的大的足球会议,很有代表性的,并颁发了那些重要的关于促进足球改革及发展的文件,谢谢大家了@@...

  谁能总结一下,中国足球自94年职业联赛以来,开的大的足球会议,很有代表性的,并颁发了那些重要的关于促进足球改革及发展的文件,谢谢大家了@@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992年6月23日,中国足球工作会议在北京红山口的八一体工大队召开,来自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及解放军代表98人及10个重点城市政府领导人共聚一堂,共商足球改革的大计。6月24日下午,国务委员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接见了出席会议的部分代表并听取了意见,同时发表了对足球改革的看法。在谈到俱乐部体制时说:“没有一流的俱乐部管理体制,将不会有一流的球队,俱乐部体制由城市去建立,俱乐部则不以城市命名,便于外省市人才的流入,俱乐部对人事、工资、门票等有自主权,俱乐部可以由企业去办,但这样不是让俱乐部去搞企业,那样就会暄宾夺主,俱乐部应效仿国外主要以转播权、广告、门票、彩票、转会费五大部分资金养活自己。我们必须在思想观念上有大转变,在体制改革上有大动作,不然难有大的进步。我在这里下达任务,就是大胆建立新体制,用10年或更长的时间把中国足球搞上去,我们没有后退的余地,必须改革,这是人心所向,众望所归的事情。”

  本次会议的另一大举措是任命为中国足协主席,王俊生、许放、孙宝荣为专职副主席,王俊生兼任足协秘书长。另外,本次会议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决定:聘请中国国家队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外籍教练施拉普纳,同时在本次会议的最后一天,全体代表还在红山口礼堂邀请施拉普纳先生讲课。

  1993年10月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在视察大连体育工作时指出:通过亚运会、七运会和申办奥运会活动,我们的体育事业取得了蓬勃的发展,尤其是解放了思想,对中国人在世界体育中的地位、水平和作用有了新的认识。中国足球的前途在于改革,中国足球一定要搞上去。”10月14日,足球工作会议在棒槌岛宾馆召开,会议的主题是“中国足球要深入改革,深入整顿”,重要议题是“制定中国足球十年发展规划”。本次会议给很多人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这不仅在于会议中制订了“中国足球俱乐部章程”、“中国足协竞赛管理规定”、“中国足球职业、半职业运动员工作合同”等对第二年的职业联赛有着重大影响的条文,还在于提出了著名的“中国足球事业十年发展规划(1993-2002),明确指出中国足球队在10年之内要进入奥运会决赛圈前8名,世界杯决赛圈前16名,但现在这一切都成了笑谈。

  1994年11月,中国足球工作会议在成都金牛宾馆召开。此前黎兵转会的问题已经闹得沸沸扬扬,而这次会议召开时又时逢中国足球第一年职业联赛结束,中国足协意识到不扫除人才交流的障碍,将会严重限制中国足球水平的提高,于是本次会议中中国足协对大家关心的球员转会制度进行了探讨。最后中国足协出台了详细的球员转会制度,将1995年球员的转会时间定在了1995年1月1日至3月20日和7月1日至8月31日。为了防止在转会中的漫天要价,中国足协还制定了相应的基数,球员的基本身价是当年的收入乘上转会系数。转会系数作出了以下规定:25至28岁的为1;甲A前3名的队员为4,其余以3个名次一组依次递减0.2,至乙级队为3;国家队队员加1,国奥队队员加0.6,国青队队员加0.5,被评为全国最佳运动员和最佳射手加1,入选南北明星队和运动健将级队员均加0.5,这些规定对以后球员转会工作有着相当大的借鉴意义。

  1995年12月10日,中国足球各阶层的代表、全国各地的新闻记者共计400余人来到上海,参加在这里举行的1995年中国足球工作会议。此前十冠王辽宁队降组,而各界媒体关于扩军问题的呼声极高,一些媒体展开了连篇累椟的讨论:甲A联赛是否应该扩军?因此这次会议主要是围绕“下一年的联赛是否扩军”这一议题展开讨论的。然而虽然各界的呼声极高,最终扩军的想法终究没有实现,原因是扩军的时机还不成熟,这样在1996年的甲A联赛上就没有看到14支甲A队伍。

  在这次足球会议上,国务委员作了关于“足球要有法制观念”的讲话,明确指出在足球改革中加强法制的重要性,这也是在中国足球中头一次提出法制观念,但至今为止,足球与法制的结合也一直是不尽如人意。

  1996年11月24日,中国足球工作会议在广州北郊的松园宾馆内召开。在会议中,足协首次提出限薪的概念,并出台春训万米跑政策。足协主席在讲话中指出:“中国足球水平上不去的根本性原因是训练上不去,足球改革的重要目标是迅速提高竞技水平,训练上不去,水平便无法提高,足球改革也无法深化。”还对狠抓赛风,加强法制的问题作出了指示:“不良的赛风会影响社会治安和风气,甚至影响社会稳定,抓好赛风建和赛场秩序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各级足协、俱乐部都要把思想道德教育和法制教育摆到议事日程上,同时完善监督机制,使运动员、教练员、裁判员在接受监督的基础上不断地提高自身的职业道德素质和法制纪律观念。裁判员要公正执法,严格执法,足协要与新闻宣传部门及各地政府的有关部门密切配合以创造一个热烈、文明、有序的赛场环境。”这是一次经典性会议,会议上的许多内容至今也有着相当深刻的借鉴意义,只可惜至今很多都没有落实。

  由于十强赛,1997年的中国足球工作会议并没有举行,在11月份的金州,招开了一次记者招待。尽管这仅仅是一次简单的记者招待会,但却有相当程度的重要性。在会上,国家体委宣传司司长何慧娴作了一篇很有名的讲话,在其中提出了后来被许多球迷谩骂的“定位论”,将中国足球队定位于亚洲的二流球队。在这次会议中,中国足协并没有虚心地总结一下十强赛失利的教训,把十强赛失利的责任一推而光,对新闻媒体也是顾左右而言他,而戚务生也并没有承认自己指挥的失误。

  再三推延的1998全国足球工作会议,于1999年3月3日在青岛举行。这次全国足球工作会议与会人员与历届有一个最大的不同点就是:没有邀请各甲级球队的领队和主教练参加,据称主要是因为本届会议没有训练方面的内容。在本次会议上,中国足协专职副主席王俊生提出了甲B不降级的议案,在这里的全国足球工作会议上引起强烈反响,但由于反对者众多,此议案最终未获通过。联想到后来暂停升降级成家常便饭,就是首届中超推出的降级制度都成一纸空文,也让人不能不感慨。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028-66656027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