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一篇关于古代某一个朝代中的一个饰品的论文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13-11-10展开全部结金冠子学梳蝉,碾玉蜻蜓缀鬓偏。寝殿垂垂悄无事,试香闲立御炉前。——和凝《宫词》人体装饰的出现,要远远早于人类文明,可谓历史悠久,源远流长。而也因此显得千头万绪,纷繁如麻,整理清楚殊为不易。唐人身上的饰品,总的看来,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装饰的重点部位比现代“高”:叩开当今的珠宝店,最常见的饰品多半是项链、手镯、戒指、胸针、耳环等等,集中装饰的部位显然是颈、胸、腕、指、耳等处;而假如穿越时空到唐代女子闺房,则会发现首饰匣里多的是钗、钿、梳、篦等发饰或面饰,间或也有项链戒指之类,但那比例,和当今珠宝店里的发簪或许不相上下:有,但绝对是少数派。从现今掌握的实物史料以及唐代人物画上的形象,也可充分证实这一点。而且唐代女性不尚穿耳,所以耳环也极少。装饰部位重心的挪移,当与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有关,唐代正处于即席坐向垂足坐过渡的时期,直到后期方出现高足家具如桌、椅等,但也尚未到大规模流行的程度 。这样,由于坐具偏低,人采取跪坐或盘坐的姿势,为取得最显著的装饰效果,装饰重点便会上移。对照日本民族的传统和服以及与和服相配的那些极为讲究的发型头饰与面部化妆,也差可想象理解唐人的装饰风格。本篇仅围绕插、簪、系、戴的饰品,解读诗人笔下缤纷华美的风情。众所周知,古中国人信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擅自损毁,“削发”是很严重的事情,因此一般情况下的古人都是长发,通行的发型则是将头发挽起并固定,“束发”是华夏族最重要的标志之一,也是与“披发”、“髡发”等民族的迥然区别。由此,便产生了一系列装饰与礼仪。在我国历史上,自《周礼》以降,社会中最重要的仪礼之一便是少年男女的成人礼,而这又与发饰紧密相联:女孩到十五岁,便行及笄之礼,把头发挽成发髻并以笄固定,象征女孩已经成年,可以谈婚论嫁;男孩到二十岁行“冠礼”(天子诸侯则为十二而冠),也要把头发挽起固定,不过其方式是把头发挽成结之后扣进“冠”中再以笄穿冠而过,将冠与头发固定在一起。“冠”很像一顶小帽子,大小则以刚好拢住发结为度。从这个意义上讲,“笄”是男女都用的一种束发工具,清代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中,对此解释得很详细:“笄有二,jie(四声,上髟下介,即发髻或假髻)内安发之笄,男女皆有之;固冕、弁之笄,惟男子有之”。男子发饰方面,随着时代的不同,在冠、冕、弁的称谓上常出现一些小混乱,如东汉时代的《说文解字》称:“冠,弁冕之总名也”,结合《诗经》、《仪礼》及郑玄等人的解释,可知“冕”为天子、诸侯、卿大夫所有,吉礼用冕,常礼用弁,并有爵弁(文冠)与皮弁(武冠)之别;而到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则认为冠与弁、冕的差异在于是否用笄固定:“又冕、弁则有笄,贯之于左右,屈组为纮,垂为饰。冠无笄,则缨而结其绦”。不过可以肯定一点,就是古人指的“冠”与今人所言“帽”差别很大,“帽”要扣住整个头部,有防风、保暖、美化、装饰等多重功能;“冠”在很多时代都仅仅以容纳发髻为度,虽随时代不同,有大小及形状的变化,却一直是一种象征性多于实用性的饰品。现今多有望文生义者将古代男子的“冠礼”解释为“戴上帽子以示成年”,实在遗憾。唐代依然持冠礼制度,但日常生活中的男子流行戴“幞头”,外观上类似帽,其形制是以皮、葛、草、木等材料制成特定形状的发箍戴在头上,外面再以巾帕包裹。幞头垂脚可似带子一般自然垂在脑后,或至颈过肩,或弯绕向上插掖入巾帕结内,皆谓之“软脚幞头”,也有的在垂脚中嵌入硬弦,使之像翅膀一样翘起,所以得名“硬脚幞头”。中唐之后,幞头形制逐渐固定下来成为一体的帽式。

  因此在通常情况下,唐代男子的“冠”很少被人看到,直接戴冠示人的男性多半是在一些“万国贺唐尧,清晨会百僚。花冠萧相府,绣服霍嫖姚”等礼仪场合,或是道士等特殊身份的人,如“星点花冠道士衣”、“花冠玉舄何高洁”、“楮为冠子布为裳”等。另一方面,女性也会戴冠,不过少了很多礼仪上的象征意义,多半是纯粹的实用或装饰:“霞帔金丝薄,花冠玉叶危”、“碧罗冠子稳犀簪,凤凰双飐步摇金”、“芙蓉冠子水精簪,闲对君王理玉琴”……装饰之外,冠作为一种束发工具,是睡觉时也不取下的,应为头发在睡醒时不致太过散乱、栉沐方便计,因此白居易写杨贵妃死后,唐玄宗遣“临邛道士鸿都客”寻访她的魂魄,最后在“虚无缥缈间”的海上仙山找到了她,诗人以浪漫主义的笔法写道:“闻道汉家天子使,九华帐里梦魂惊。揽衣推枕起裴回,珠箔银屏逦迤开。云鬓半偏新睡觉,花冠不整下堂来”——叙述的场景虽然是梦幻般的仙界,但衣、枕、屏、冠等却都是人间实物,可见“冠”的实用意义。插入发中起固定作用的有钗、簪、笄等,其中“钗”尤其为女性专利,是以可成为女性的代名词,如“银钏金钗来负水,长刀短笠去烧畲”,如“三千玉貌休自夸,十二金钗独相向”;而“簪”为男女通用,方有杜甫“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的自况。此外,“钗”多指双股束发工具,“簪”则为单股。发钗是生活必备品,有的金、玉等贵重材料制成,也有用铜、铁等廉价材质的,适应的自是不同阶层。又有“荆钗”,荆条木质坚韧,作发钗也合适,但这也意味着贫寒,“钗荆裙布”则代指朴实素装的贫家女子或贤妻良母,而“拙荆”也成了文人对自己妻子既自豪又谦虚的称谓;至于“宝钗”,金玉之上再以珠宝镶嵌,无疑是华美奢丽的典型。钗为两股,因此多用作爱情象征,如“两股金钗已相许,不令独作空城尘”,《长恨歌》写杨妃之魂致玄宗,是“唯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合分钿。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千屈百折的情意尽在两件信物中;而失意寂寞的女子,则不免“怨折金钗凤凰股”、“宝钗何日不生尘”。唐代还流行过一种长钗,长度可达30~40厘米,当是与极蓬松高耸的发髻相称,从“长钗坠发双蜻蜓”、“飘缨长罥凤凰钗”看,钗上还挂有更多的饰品。高髻既然流行,插戴的饰品也随之繁复,“斜月胧胧照半床,茕茕孤妾懒收妆。灯前再览青铜镜,枉插金钗十二行”之“金钗十二行”实是一时之风尚;钗的戴法不拘一格,有“小钗横戴一枝芳”,也有“金钗斜戴宜春胜”、“玉钗斜白燕”;更兼钗上还有更多文章可做,如在钗首以细丝或悬或挑或坠有更多饰片或珠玉,以令头饰随人走动微微摇颤,是为“步摇”:“虹裳霞帔步摇冠”、“步摇金翠玉搔头”、“金凤双钗逐步摇”等句,正由此而来。发髻亦以花为饰,鲜花可直接插戴,也可簪到钗上,便有了“似火山榴映小山,繁中能薄艳中闲。一朵佳人玉钗上,只疑烧却翠云鬟”的效果;唐人还喜欢以漂亮的小果实为饰,如“中庭自摘青梅子,先向钗头戴一双”(韩偓《中庭》)、“想得佳人微启齿,翠钗先取一双悬”(韩偓《荔枝》);也有人工花朵,或直接把钗头做成复杂的花样,如“翠钗金作股,钗上蝶双舞”,是以有“花钗”一称,而这种“花钗”还有一个名字,“钿”。“钿”这个字,在唐人称谓中,很难说究竟确指什么,它既可指代如花钗一般,属于发饰一类的鬓花,如“美人红妆色正鲜,侧垂高髻插金钿”;也可指贴于脸部的面饰,造型多为各种小花片,如“翠钿贴靥轻如笑”、“翠钿金缕镇眉心”,所以皮日休以“嫩似金脂飏似烟,多情浑欲拥红莲。明朝拟附南风信,寄与湘妃作翠钿”的诗句写浮萍;还可指器物上嵌金嵌宝的装饰,进而泛指华美的色彩,如“钿晕罗衫色似烟”,至于“钿合金钗寄将去”的“合”就是“盒”,“钿合”就是有华贵装饰的小盒子,所以才有“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合分钿。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的祝愿与誓言。梳、篦,既是栉具,也是发饰。一般而言,梳齿较篦齿粗而疏,因此理顺发丝用梳,清除发垢用篦。插梳篦为饰,是盛唐时逐渐流行起来的风尚,张萱《捣练图》中即有以梳篦饰发的女子,而诗人也咏道:“独把象牙梳插鬓,昆仑山上月初明”、“醉倚阑干花下月,犀梳斜亸鬓云边”、“罗衫玉带最风流,斜插银篦慢裹头”……可见其插戴方式亦或纵或斜,非常灵活,盛唐之后,更出现自下而上插于后脑发髻的梳篦,既有如此用途,梳背图案便和通常所见不同,须梳齿朝上,图案方是正向,与一般梳篦饰纹方向正好相反。唐人爱音乐,欣赏时免不了打拍子,而很多发饰也成了敲击的工具,诗人也时时写到这一“额外功能”:有时是衬托富丽享乐的姿态,如“追逐翻嫌傍管弦,金钗击节自当筵”;有时显出的却是一种靡靡景象,如“钿头云篦击节碎,血色罗裙翻酒污”;有时全然一副清冷之姿:“自把玉钗敲砌竹,清歌一曲月如霜”;有时又孤独如影寂寞相伴:“罗帐四垂红烛背,玉钗敲著枕函声”。发饰、面饰之外,耳饰、颈饰、腕饰,所见实物者寡,诗人也很少提起,能见到的几件隋唐五代时期遗物,如隋代李静训墓、何家村窖藏出土的金项链、白玉手镯等物,均是罕见而精美的珍品;指环、臂钏,以及玉佩、香囊等物,都是带有浓郁象征意义的饰物。

  2013-11-10展开全部明代皇帝常服 皇帝常服展示图。常服又称翼善冠,戴乌纱折上巾,样式为盘领、窄袖、前后及两肩绣有金盘龙纹样,玉带皮靴。此服用途较多。明代皇帝的常服,服装以黄色的绫罗,上绣龙、翟纹及十二章纹。龙的图案从上古发展到明代,精力了无数次的变化。总的看来,先秦的龙纹,形象比较质朴粗犷,大部分没有肢爪,近似爬虫类动物。秦汉时期的龙纹,多呈兽形,肢爪齐全,但无鳞甲,常绘成行走状,给人以虚无缥缈的感觉。明代的龙,形象更加完善,它集中了各种动物的局部特征,头如牛头、身如蛇身、角如鹿角、眼如虾眼、鼻如狮鼻、嘴如驴嘴、耳如猫耳、爪如鹰爪、尾如鱼尾等等。在图案的构造和组织上也很有特色,除传统的行龙、云龙之外,还有团龙、正龙、坐龙、升龙、降龙等名目。本图服装上所绣的团龙中,就有升龙、降龙两种。 明代皇后大袖衣

  明代皇后服饰 明代妇女的服装,主要有衫、袄、霞帔、背子、比甲及裙子等。衣服的基本样式,大多仿自唐宋,一般都为右衽,恢复了汉族的习俗。凡命妇所穿的服装,都有严格的规定,大体分礼服及常服。皇后常服为戴龙凤珠翠冠、穿红色大袖衣,衣上加霞帔,红罗长裙,红褙子,首服特髻上加龙凤饰,衣绣有织金龙凤纹。本图为其中的大袖衣展示图。

  明代官吏朝服与公服 麒麟袍展示图。明代文武官员服饰主要有朝服、祭服、公服、常服赐服等。麒麟袍为官吏的朝服。其服装特点是大襟、斜领、袖子宽松,前襟的腰际横有一 , 下打满裥。所绣纹样,除胸前、后背两组之外,还分布在肩袖的上端及腰下(一横条)。另在左右肋下,各缝一条本色制成的宽边,当时称“摆”。 明代太监刘若愚《酌中志》一书,就专门叙述到这种服饰。他说:“其制后襟不断,而两旁有摆,前襟两截,而下有马面褶,从两旁起。”这种服装所采用的质料和纹样,按规定,都有一定制度。《明史·舆服志》称:正德十三年,“赐群臣大红贮丝罗纱各一。其服色,一品斗牛,二品飞鱼,三品蟒,四、五品麒麟,六、七品虎、彪;翰林科道不限品级皆与焉;惟部曹五品下不与。”本图所绘的服装,就绣有麒麟纹样。麒麟是古代传说中的一种动物,形状象鹿,全身有鳞甲,牛尾马蹄,有一只肉角。后人将它作为吉祥的象征广泛用于各类器物的装饰。麒麟的形象也经过一番变化,将头绘成龙首并有两角,尾绘成狮尾等等。明代官服绣麒麟,似不限四、五品,职位特殊的锦衣卫指挥侍卫等也能服用。 明代官吏常服

  明代官吏常服 本图为一品官补服图及乌纱帽。戴乌纱帽、幞头,身穿盘领窄袖大袍。“盘领”即一种加有圆形沿口的高领。这种袍服是明代男子的主要服式,不仅官宦可用,士庶也可穿着,只是颜色有所区别。平民百姓所穿的盘领衣必须避开玄色、紫色、绿色、柳黄、姜黄及明黄等颜色,其他如蓝色、赭色等无限制,俗称“杂色盘领衣”。明朝建国二十五年以后,朝廷对官吏常服作了新的规定,凡文武官员,不论级别,都必须在袍服的胸前和后背缀一方补子,文官用飞禽,武官用走兽,以示区别。这是明代官服中最有特色的装束。

  明代服饰 明万历有翼三眼龙、对襟、窄袖藏式洒线绣龙袍(出土实物),袍料立水部分已剪短。龙的图案从上古发展到明代,精力了无数次的变化。总的看来,先秦的龙纹,形象比较质朴粗犷,大部分没有肢爪,近似爬虫类动物。秦汉时期的龙纹,多呈兽形,肢爪齐全,但无鳞甲,常绘成行走状,给人以虚无缥缈的感觉。明代的龙,形象更加完善,它集中了各种动物的局部特征,头如牛头、身如蛇身、角如鹿角、眼如虾眼、鼻如狮鼻、嘴如驴嘴、耳如猫耳、爪如鹰爪、尾如鱼尾等等。在图案的构造和组织上也很有特色,除传统的行龙、云龙之外,还有团龙、正龙、坐龙、升龙、降龙等名目。 明代服饰龙袍

  明代服饰 明代晚期金地缂丝孔雀羽龙袍。周身绣满龙的纹样。从服装的样式来看,样式为斜领袍,为皇帝的便服。龙的图案从上古发展到明代,精力了无数次的变化。总的看来,先秦的龙纹,形象比较质朴粗犷,大部分没有肢爪,近似爬虫类动物。秦汉时期的龙纹,多呈兽形,肢爪齐全,但无鳞甲,常绘成行走状,给人以虚无缥缈的感觉。明代的龙,形象更加完善,它集中了各种动物的局部特征,头如牛头、身如蛇身、角如鹿角、眼如虾眼、鼻如狮鼻、嘴如驴嘴、耳如猫耳、爪如鹰爪、尾如鱼尾等等。在图案的构造和组织上也很有特色,除传统的行龙、云龙之外,还有团龙、正龙、坐龙、升龙、降龙等名目。

  明代官吏常服 五蝠捧寿纹大襟袍展示图及戴四方平定巾、穿大襟袍的男子。明代男子的便服,多用袍衫,其制为大襟、右衽、宽袖,下长过膝。贵族男子的便服面料以绸缎为主,上绘有纹样,也有用织锦缎制作的。袍衫上的纹样,多寓有吉祥之意,比较常见的团云和蝙蝠中间,嵌一团型“寿”字,意为“五蝠捧寿”。这种形式的图案在明末清初特别流行,不仅在服装上使用,在其他的器皿及建筑装饰上也大量反映。另一种,为实相花是一种抽象的装饰图案,通常以莲花、忍冬或牡丹花为基本形象,经变形、夸张,并穿插一些枝叶和花苞,组成一种既工整端庄,又活泼奔放的装饰图案。这种服饰纹样在当时深受欢迎。从唐代开始,宝相花大量进入服饰,成为广大人民喜爱的艺术图案。到了明代,宝相花还一度成为帝王后妃的专用图案,与蟒龙图案一样,禁止民间使用。但很快解除禁律运用于各种服装上。本图即为前一种便服,服装面料为蓝色绸缎,用金色、银色及浅蓝色盘绣寿字花纹。 明代男子便服锦袍

  明代官吏常服 明代男子的便服,多用袍衫,其制为大襟、右衽、宽袖,下长过膝。贵族男子的便服面料以绸缎为主,上绘有纹样,也有用织锦缎制作的。袍衫上的纹样,多寓有吉祥之意,比较常见的团云和蝙蝠中间,嵌一团型“寿”字,意为“五蝠捧寿‘。这种形式的图案在明末清初特别流行,不仅在服装上使用,在其他的器皿及建筑装饰上也大量反映。用实相花纹作便服的装饰,也是当时男子服饰的一个特点。另一种,为实相花是一种抽象的装饰图案,通常以莲花、忍冬或牡丹花为基本形象,经变形、夸张,并穿插一些枝叶和花苞,组成一种既工整端庄,又活泼奔放的装饰图案。这种服饰纹样在当时深受欢迎。从唐代开始,宝相花大量进入服饰,成为广大人民喜爱的艺术图案。到了明代,宝相花还一度成为帝王后妃的专用图案,与蟒龙图案一样,禁止民间使用。但很快解除禁律运用于各种服装上。本图即为缠枝宝相花纹织锦袍展示图,面料是织“宝相花”纹样的织金锦。

  明代襦裙 襦裙穿戴展示图。上襦下裙的服装形式,是唐代妇女的主要服饰,在明代妇女服饰中仍占一定比例。上襦为交领、长袖短衣。裙子的颜色,初尚浅淡,虽有纹饰,但并不明显。至崇祯初年,裙子多为素白,即使刺绣纹样,也仅在裙幅下边一、二寸部位缀以一条花边,作为压脚。裙幅初为六幅,即所谓“裙拖六幅湘江水”;后用八幅,腰间有很多细褶,行动辄如水纹。到了明末,裙子的装饰日益讲究,裙幅也增至十幅,腰间的褶裥越来越密,每褶都有一种颜色,微风吹来,色如月华,故称“月华裙”。 腰带上往往挂上一根以丝带编成的“宫绦”, 宫绦的具体形象及使用方法如图所示,一般在中间打几个环结,然后下垂至地,有的还在中间串上一块玉佩,借以压裙幅,使其不至散开影响美观,作用与宋代的玉环绶相似。 明代胄甲

  明代胄甲 明代军士服饰有一种胖袄,其制:“长齐膝,窄袖,内实以棉花”,颜色所为红,所以又称“红胖袄”。骑士多穿对襟,以便乘马。作战用兜鍪,多用铜铁制造,很少用皮革。将官所穿铠甲,也以铜铁为之,甲片的形状,多为“山”字纹,制作精密,穿着轻便。兵士则穿锁字甲,在腰部以下,还配有铁网裙和网裤,足穿铁网靴。本图为明代武士复原图。图中后排左面穿红铠甲的人物,是根据敦煌市,山西省博物馆收藏、十三陵石刻与出土、山西浑源栗疏美墓石刻复原。前排左穿绒服的人物是根据《王琼事迹图》、《义列传》插图、湖北武当山金顶殿铜像、山西平遥镇国寺壁画等形象复原。前排右面人物穿的为明崇祯年间的盔甲。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028-66656027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